华北落叶松,忠诚的高山卫士

日期 : 2019-04-25        单位 : 中国绿色时报

华北落叶松,忠诚的高山卫士

  推荐词
  它很普通,很多地方都有它的身影,
  它不普通,很多人只闻其名未见其身,
  它是高山卫士,离天最近,守护着蓝天白云,
  它是明珠上的光辉,明珠因它而夺目,
  它是华北落叶松。
  树木档案
  华北落叶松为松科落叶松属高大乔木,高可达30米,胸径可达1米,树干笔直,大枝平展,树冠圆锥形。小枝通常较细,分长短枝,长枝不下垂。叶窄,在短枝上簇生,在长枝上螺旋状排列。雌、雄球花分别单生于短枝顶端,春季与叶同时开放,球果长圆状卵形或卵圆形。种子斜倒卵状椭圆形。天然分布在山西、河北两省,北京市也有分布。山西省主要分布于西部的关帝山和北部的管涔山、五台山等海拔1600-2700米的山地。河北省多分布在北部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西部的小五台山等垂直海拔1380-2500米的山地。

   
  在华北的一些崇山峻岭,当你向高处攀登到快要没有树木生长的高度时,会突然闯入一大片树的绿洲,那多半就是华北落叶松林。华北落叶松耐寒性强,垂直分布近于当地森林垂直分布的上限,寿命可超过200年。
  华北落叶松是我国华北地区的主要造林树种,材质好、用途广、耐腐朽,生长较快,涵养水源功效显著,分布区内海拔800米以上引种生长良好。

 

华北落叶松林(冬) 孙阁摄

 

  萝芭地的华北落叶松林
  在北京西山的万山丛中,有座妙峰山。北京林业大学实验林场就坐落在妙峰山的东坡。林场内有著名的鹫峰、秀峰寺等自然、人文景观。而我所倾心、难以忘怀的是实验林场的萝芭地。萝芭地是实验林场最高处,海拔1153米,生长着一片华北落叶松林。我之所以倾心萝芭地,就是因为这片华北落叶松人工林。
  1980年夏的一天,我们林业78级一个班的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顶着烈日,从大觉寺出发,翻山越岭,进行树木学课程实习。同学们一边走一边听老师讲解沿路遇到的树木。经过3个多小时的跋涉,在疲惫交加之时,与这片华北落叶松林不期而遇,微风轻拂,绿荫下很清凉。大家躺在落叶松林下松软的松针上,享受着淡淡的松针清香和浓荫。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华北落叶松人工林,只见棵棵树干挺拔、树姿优美,亮绿色的针叶林冠在强烈的太阳光下,青翠如瀑。它刚强挺拔,长在高山苦寒之地,将高山染成翠绿,守卫着蓝天白云,保护着绿水沃土。春天,嫩绿的针叶从钢铁般长枝短枝上长出,像一个个小小的绒球,遇到春雨,雨水被绒球吸附,如翡翠镶嵌在水晶里,晶莹满树,微风吹过,银珠落地,银花四溅。紫红色的球果,像是颗颗宝石,高高举在枝头。秋天针叶变黄,金黄满树,摇身一变成了“金钱松”。冬季金色的针叶落到林间地面,经年积累,形成松软的地毯。那宿存在枝间的球果,里边长着众多种子,那些小小的长着翅膀的种粒,被风吹到远处,有可能就长出一棵棵小树,形成一片片新的林子。

 

华北落叶松球果 张守攻摄

 

  耸立在林线上的顽强生命
  华北落叶松是华北地区崇山峻岭中分布最高、离天最近的树木,主要天然分布在山西、河北两省。华北落叶松在山西省主要分布于西部的关帝山和北部的管涔山、五台山、馒头山、草垜山、恒山和霍山,最高可分布到海拔2700米处;在河北省多分布在北部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南部的驼梁山、西部的小五台山和东部的雾灵山,垂直分布海拔1380-2500米,1800米以上为纯林。
  华北落叶松是落叶乔木,高达30米,胸径达1米。幼年亭亭玉立,壮年刚劲挺拔。耐寒性强,垂直分布上限为分布区森林分布的上限。夏季大树能耐35℃高温,耐干旱瘠薄,对土壤适应性强,在年降水量600-900毫米的地方生长良好。30年生平均胸径13厘米,平均株高16米。
  华北落叶松是我国华北地区中山以上山地的主要造林树种。早在解放战争初期,晋察冀边区五台山林牧局就发动群众在五台县台怀镇附近的公布山等地营造华北落叶松林。现在,华北落叶松人工林面积早就超过了华北落叶松天然林的面积。
  著名的塞上明珠塞罕坝机械林场营造的100多万亩人工林,造林树种之一就是华北落叶松,而妙峰山萝芭地的这片凝聚着北京林业大学几代人汗水的华北落叶松林,就是中山地区华北落叶松人工林的代表。

 

华北落叶松人工林(夏) 张守攻摄

 

  华北落叶松林传道与悟道
  老师说,这片华北落叶松林是20多年前(上世纪50年代)北京林学院建校初期几届学生和老师营造的人工华北落叶松林。经过20多年的生长,它们成林了、成材了,用绿色身躯改善着环境,以发达的根系和落叶保持着水土,涵养着水源。老师深情地说,20多年前营造这片华北落叶松林的学生们,现在大多都不知道身在何处、生活如何,但是他们栽的树、造的林,留在这里,为大家遮阴,为后人造福。植树造林、绿化祖国、造福人类,是林业大学生今后的工作内容和责任。学了这个专业,就要沉下心来,认真学习。林业有很多学问,有急需解决的很多难题,希望你们能学到先进知识、培养能力,解决难题,为国家建设服务。
  20多年前种下的一片树苗,如今长成了一片林子,为荒山增添了绿色,我们享受着前人馈赠的阴凉。现在我们植树造林,20多年后不也就成林成材了吗?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大学生,有激情、有理想、有抱负,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时不我待。
  我非思想家,但格物致知。那一刻,在妙峰山萝芭地那片华北落叶松林下,老师的教诲和我们的思考奠定了我们热爱林业、学习林业、服务林业的思想基础。假如说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学习林业、服务林业、献身林业、振兴中华是道,在华北落叶松林下的遐想就是初步悟道。而老师就是传道者。

 

华北落叶松林(秋) 孙阁摄

 

  为了那座山那片绿
  此后,因森林生态学、造林学等课程的实习,我们还多次到过萝芭地,每次都怀着崇圣的心情,像拜谒先贤一样,瞻仰那片华北落叶松林。
  北京林业大学很多涉林专业的学生,都到过萝芭地,都见过那片林子,他们一代一代地来,一年一年地学,老师一遍又一边地讲,相信那些学弟学妹、学子学孙们也能领悟到学习林学的真谛。那座山、那片林,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林人。
  我多次担任过班主任,也多次带学生到妙峰山实验林场参加劳动,到萝芭地参观那片华北落叶松林,我把我老师讲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将我的感悟告诉他们,我也成了传道者。

 

华北落叶松森林景观 孙阁摄

 

  毕业后由于工作需要,与妙峰山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上世纪80年代,全民义务植树活动蓬勃兴起,各界人士义务植树热情高涨。位于妙峰山的北京林业大学实验林场成为义务植树基地,原林业部和学院路地区多所大学的义务植树基地都选在这里,这些单位为绿化妙峰山作出了很大贡献。我所在的实习苗圃,将学生实习培育的油松、侧柏、元宝枫、刺槐、白蜡等树苗无偿提供给义务植树单位,他们用来在实习林场植树造林、绿化荒山。虽然我们提供的苗木仅是一小部分,但我真正将所学知识、所育苗木用于绿化妙峰山,始终不忘我学生时代的初心,感觉很欣慰。
  想到萝芭地那片华北落叶松林,我曾尝试在苗圃培育华北落叶松苗用于那里造林,扩大落叶松林面积,但由于苗圃海拔太低,春季绿油油的小苗,经过夏季的炎热,未能成苗。但我们仍年复一年地培养其他适生苗木,为妙峰山造林绿化作贡献。
  以后的很多年间,我多次爬过萝芭地,甚至同学、学生来母校参加活动,我也陪他们爬上萝芭地。不知他们的感受如何,而我就是为了看看那片华北落叶松林,看看它们的长势,看看它们的景致,更多的是重温当年的悟道之地。
  如今,40年过去了,实验林场已是漫山绿遍,森林覆盖率达96.4%,我有幸能为改变它的面貌作出努力而由衷地高兴。这些实实在在的工作,或许就是知行合一吧。
  如今,那片华北落叶松长得更高、更粗、更壮了,在它们附近已长出成片成片的树林,同它们一道,护卫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郝建华)

 
  作者简介
  郝建华 北京林业大学苗圃和树木园管理办公室原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为林木及园林苗木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