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大自然塑造的英雄树

日期 : 2019-04-23        单位 : 中国绿色时报

胡杨,大自然塑造的英雄树

  推荐词
  胡杨的祖先在1.35亿年前就出现了,是世界最古老的珍稀树种。在6500万年前,胡杨渐成我国西北河岸林最主要的建群树种。胡杨随河流改道沙化屡屡迁徙,它曾驻足的痕迹见证了中国西北走向荒漠化的过程。而今胡杨林仍然犹如一条条绿色长城锁住大漠的扩张。胡杨具有生态、科研、经济、医学、审美价值。原始胡杨林金秋的色彩盛宴,闪烁着世代与旱漠角力和应变的辉煌,给人们的是一种触及心灵的震撼。
  树木档案
  胡杨,杨柳科,杨属,是落叶高大天然乔木。胡杨属于杨树五派之一的胡杨派,是杨属中最古老的一种。树高15-30米,树龄一般为100-300年。我国的胡杨分布在西北地区的沙漠戈壁地带。胡杨与其生存的干旱而多盐碱环境相互作用,形成特别的生物特性。它的根、叶、枝干、细胞、繁殖等的变化,适于沙质土壤生长,耐干旱、耐盐碱、耐严寒、耐酷暑、抗风沙、抗贫瘠,是唯一能在大漠成林的落叶高大乔木。

   
  胡杨是大自然的一个伟大创造。
  正如在荒漠中创造了骆驼这种特型动物一样,大自然也创造了胡杨这种特种植物。胡杨成为极干旱沙漠阻挡风沙侵蚀的唯一高大乔木,唯一独特的森林类型。
  胡杨之所以能适应极端干旱和含盐碱的恶劣生存环境,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是因为胡杨在大自然1.35亿年的塑造中具有四大特别之处:特有的历史演变,特有的生物特性,特有的生存环境,特有的原生态美。

 

藏在大漠里的仙境

 

  胡杨名字的来历考证
  胡杨,拉丁文学名Populus euphratica,杨柳科,杨属,是落叶高大天然乔木。维吾尔语称胡杨为“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
  经考证,胡杨名称的胡字来源于我国西北的泛称冠词。胡本是匈奴的自称。汉代匈奴冒顿单于给汉帝书中说:“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汉书·匈奴传》)古代称北边的或西域的民族为胡人,也泛指来自北方、西方少数民族或外国的物品、植物,如胡琴、胡椒、胡萝卜等。胡杨的胡字,表示胡杨的生长地域在西北,是西北的特定树种。胡杨在《后汉书·西域传》等书中称胡桐,是因当时把杨树误认为桐树了,后来确定胡杨为杨属,正名胡杨。胡杨属于杨树五派之一的胡杨派,是杨属中最古老的一种。胡杨派有胡杨、灰胡杨,灰胡杨要求较高的水分补给且不能忍受强度盐碱化,不过一般说胡杨两者都在其中了。
  国际上,胡杨在植物分类学中的拉丁文名,是植物学家迪·阿·奥利维叶尔1801年在一本游记中定名的,中文的意思是“幼发拉底杨”。

 

大漠里的英雄树

 

  特有的历史演变
  当阵阵秋风迎来霜降节气,塔里木河流域那3800平方公里的胡杨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透亮、跳跃,在蓝天腾升起一层层、一朵朵铺天盖地的金色彩云。那在狂风暴沙中坚强不屈的枝干闪烁着胡杨世世代代与旱漠对视、角力和应变的辉煌。
  胡杨的祖先早在1.35亿年前就在地球上出现了,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最古老的珍稀树种。胡杨经历了冰川时期和大陆海洋的巨变,成为幸存下来的留守物种,寻探着发展的机遇。
  在6500万年前的地球新生代第三纪,胡杨在古地中海沿岸地区陆续出现了。新生代时期大陆的移动隆起对胡杨的生存地域扩展起了突出作用。胡杨随青藏高原隆起逐渐演变成新疆河岸林最主要的建群树种。当年,中国西部胡杨曾经广泛分布在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西部,河西走廊等地。1935年在新疆库车千佛洞、甘肃敦煌铁匠沟的第三纪古新世纪地层中,发现了胡杨的叶化石,证明它是第三纪荒漠河岸孑遗植物,距今已有6500万年以上的历史。塔里木盆地曾经是河流交织,胡杨处处绿树成荫。在清代,仍“胡桐(即胡杨)遍野,而成深林”。如今昔日绿洲遍地的塔里木盆地绝大部分退化为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以往的河渠纵横只留下一条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塔里木河下游水量减少,长达数百里的胡杨林在干渴中枯竭。虽然塔里木盆地依然分布着迄今为止世界最大的胡杨原始森林,但是当年深林遍野的景象已成为历史。
  在世界上,胡杨不连贯地散布在辽阔地域,在亚洲、欧洲、非洲均有其身影。据统计,世界上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分布在我国西北地区的新疆、内蒙古西部、青海、甘肃、宁夏等5个省区的沙漠戈壁地带。中国90%以上的胡杨在新疆,而新疆90%以上的胡杨又生长在南疆我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流域,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这里夏季气温最高达43.2℃,地表温度则高达70℃以上。白天太阳直射时,沙漠里气温达41℃以上,而夜里又降到-39℃以下,胡杨在这种高温和低温交替的环境中照样能生长。年平均降水量为45.2毫米,而蒸发量则高达1887-2910毫米。在这样最恶劣、最残酷的环境之中,胡杨进化成具有惊人的抗干旱、阻风沙、耐盐碱、御寒暑的能力。胡杨林犹如一条绿色长城,紧紧锁住极具流动性沙丘的扩张。

 

胡杨林为塔里木河着上金色盛装

 

  特有的生物特性
  在1亿多年历史长河中,胡杨因沙化后而特化,导致遗传系统和表型发生一系列不可逆的改变,形成特别的生物特性。胡杨的根、叶、枝干、细胞、繁殖等的变化,使其适于沙质土壤生长,耐干旱、耐盐碱、耐严寒、耐酷暑、抗风沙、抗贫瘠,是唯一能在大漠成林的落叶高大乔木,验证着“适者生存”的永恒真理。
  胡杨具有会走路的根,对水分特别敏感的感知响应。胡杨能嗅到水,能跟着水走,自然而然地向着有水的地方生长。胡杨有超强的根系网,主根可深扎于10米以下。据科学家调查,在塔里木河故道,当挖到地下水位13.5米时,仍可以见到胡杨的根系。胡杨的侧根及水平根向四周扩伸,其根构成密集的根网,方圆可达几十米之广。胡杨的根系,简直是一架找水机器。
  胡杨的树干树枝能够适应水分的丰欠,水分丰则枝繁叶茂, 水分欠则断枝脱干。当水分充足时,枝繁叶茂,健旺蓬勃,水源贫乏时,胡杨就少长枝叶,以减少蒸发,水分增多时,恢复生长活力,又一派生机。树龄开始老化时为了集中用水,胡杨会逐渐自行断脱树顶的枝杈和树干,最后降低到三四米高,依然绿意盎然。
  最奇特的是多种形态的叶片集中于同一棵树上。为减少水分的蒸发,在幼树时嫩枝上的叶片狭长像弯弯的眉毛如柳叶,大树老枝条上的叶椭圆润泽如杨叶,老枝条上的叶子却边缘多缺口有点像枫叶。故胡杨又称三叶树、变叶杨、异叶杨。其实胡杨的叶子变异很大,甚至一棵树上可长出五六种不同形状。
  胡杨之所以能在极其干旱的沙漠中生存而没有消亡,还因为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与适应中,具备了超凡的繁殖能力。胡杨从自己的根部直接萌生幼苗。它的幼苗是在随水而走的根所到之处不断生出。胡杨的水平根有很强的萌生力,树长根,根生树,形成一片一片的树林。正因为这样,胡杨的根被称为“生命的航母”。胡杨在春天开紫红色披针形花,盛夏季节树上结出一串串淡黄色的长椭圆形蒴果。蒴果开裂,撒出不计其数芝麻大小、周身披着毛翅的种子,借风力可向四面八方传播。巧合的是,胡杨的种子在西北的成熟期是7-9月,恰好与内陆河流的洪水泛滥期一致,如果种子落在湿润的河漫沙滩,沾上了泥沙就能在4-6小时发芽、生根,两三天长成幼树。

 

在金色海洋中的雪白羊群

 

  胡杨抗盐碱的奥秘
  胡杨之所以能生长在高度盐碱渍化的荒漠,一是胡杨的生理结构能够排出体内过量的盐碱,二是胡杨的树干、树皮、叶片、树根在正常情况下本身就含有相当数量的盐碱。
  在含有盐碱的沙漠,胡杨的根只要越过地表的盐碱层,盐碱就少多了,但是仍然避不开旱漠中含有的大量盐碱。人们很早就发现,胡杨通过叶面和树干的皱皮裂口将多余的盐碱自动排泄出来。树干的皱皮裂口向体外排出得多了,生物碱就会顺着树干往下滴,如泪液一般,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胡杨泪。
  为了探求胡杨能在含盐碱地里生长的奥秘,20世纪60年代,两位澳大利亚科学家和一位美国科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之后,提出了“渗透学说”:胡杨之所以能在盐碱地生存,是由于胡杨的茎叶上布满了可以把过多盐碱排出体外的泌盐腺。这只是初步揭示了胡杨的泌盐腺功能。
  在这三位科学家之后,中国科学家完全揭开了胡杨强大的抗盐碱能力的奥秘:胡杨的细胞具有特殊结构和功能。胡杨的细胞内有细胞质和液泡,两者之间有一层隔膜,隔膜上有个质子泵。液泡就像仓库,细胞质里过多的盐碱,经过质子泵进入液泡。液泡里的盐碱与水溶解后,叶和枝干又联合行动,通过茎叶的泌盐腺和树干的皱皮裂口将多余的盐碱自动排泄出去,留下可供树吸收的水分。这就使胡杨不受过多盐碱的伤害,在含有一定量盐碱的沙漠里能健健康康地生长。
  特有的原生态美
  胡杨一年四季都彰显着原始的瑰丽壮美。世界仅存的四大原始胡杨林:新疆轮台塔里木胡杨林,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胡杨林,新疆沙雅“中国塔里木胡杨之乡”,新疆伊吾胡杨林生态园胡杨林,每一处都使人心驰神往,流连忘返。最令人惊艳的是秋天的胡杨,那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最美的色彩盛宴,每年只展现一次的万里金色画卷。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丽的秋天,不过秋色不尽相同。有的秋叶色彩斑斓,有的硕果浓淡飘香,有的秋景浩渺变幻,有的地貌壮丽神奇,有的秋雾如梦如烟,有的驼影羊群金海闪现。而天然原始胡杨林的秋天融各景于一景,集胡杨景观、自然景观、河流景观、沙漠景观为一体,点缀着一身金黄,迎着微寒的秋风的走来。
  在沙漠戈壁,河流不仅是胡杨定根沙漠的生命之水,而且滋润出胡杨绝世的葳蕤壮美。发源于祁连山的额济纳河沿岸,蔚为奇观的额济纳旗胡杨林蜿蜒绵延,灿烂迷人。在塔里木河沿岸,全长2179公里的河漫滩地都是胡杨的家园,宏伟艳美,惊魂摄魄。在塔里木河中游最值得看的是轮台县境内塔里木河流域的胡杨林,那是世界上原始胡杨林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整、世界最古老、面积最大且最具代表性的胡杨林。
  塔里木河自西向东,蜿蜒于大沙漠,两岸胡杨林蔽日遮天,形成天然绿色长廊。这里有存活最好的“第三纪活化石”——天然胡杨林漫延天际。那金黄色的胡杨与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层林尽染,叠彩流金。见过轮台胡杨林,从此之后你一定会久久不能忘怀变幻曼妙的叶子,先是绿色,刹那间黄绿相映,转眼成黄色,再而橘黄,很快又变为漫天遍野在阳光下透亮透亮的金黄,梦幻般地进入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
  历史与现实竟是如此近在咫尺。那金黄色的胡杨不仅绘出经天纬地的长卷,更是奏响这古老而顽强的地球生命生生不息的轮回凯歌。在南疆距沙雅县城西南约70公里的塔里木河故道,有一个胡杨抗拒肆虐沙暴和极度干旱的战场。这里有原始的枯死数千年的大片胡杨林,当地人定名魔鬼林。站在高高的沙岗极目远眺,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渭干河绿洲,南面是能够以风暴移动沙丘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魔鬼林就横亘在绿洲和大漠之间。东西约2万亩的魔鬼林千姿百态、苍劲挺拔,依旧保存着胡杨生死拼搏的惊心动魄的场景。一簇簇胡杨满目沧桑,在暴虐的沙尘中只留下抗争的躯体,或弓步向前,或挺拔指天,或匍匐展枝,虽精力将尽,仍然豪气万丈。
  胡杨是荒漠地区唯一成林的珍贵森林资源。胡杨林是荒漠地区农牧业发展的天然屏障,保护着人们赖以发展的绿洲和赖以生存的家园。但是见证了亿万年间的海陆变迁又度过了冰川时代浩劫的胡杨,如今正在面对缺水的新灾难。塔里木盆地的胡杨林,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后的胡杨林,它因缺水正在大片走向衰败。有幸的是,人们已从大自然的报复中吸取了教训。2016年6月20日,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生态保护专项行动正式启动:拯救塔里木河,挽救胡杨林!警惕啊,千万不要使胡杨林在我们的视野里走向消失!(高端芳 贾培信)
  
  作者简介
  高端芳 中国摄影家,经济日报资深记者,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原副会长。
  贾培信 中国新闻最高奖范长江新闻奖的创始人、原秘书长、评委会副主任,中国摄影家,高级记者,编审,农民日报、中国农业出版社原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