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民族文化的代表元素

日期 : 2019-04-04        单位 : 中国绿色时报

竹子,民族文化的代表元素

  推荐词
  在南方,远远看见一抹青翠,那便是竹林了。祖祖辈辈,长年累月,竹乡山民爱竹、种竹、护竹、用竹,其衣、食、住、行等,皆赖之于竹。当下,利用竹林、开发竹材,已初步形成包括竹制品、竹工艺品、竹食品、竹板材、竹炭产品、竹乡旅游的竹产业链,为竹乡打开一条脱贫致富之路。猗猗绿竹,又是人们重要审美对象和艺术载体,竹编竹雕、竹亭竹舍、竹扇竹帘、竹诗竹画、竹字竹简、丝竹管弦,构成独具特色的中华竹文化,为我国的诗词、歌赋、绘画、园林、工艺、饮食、音乐、风俗等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章。英国学者李约瑟曾说,中华文明就是“竹子文明”。
  树木档案
  竹类植物简称竹,俗称竹子,全世界有70多属1200多种,毛竹、淡竹、茶秆竹、麻竹、粉单竹、青皮竹、撑篙竹、佛肚竹皆属禾本科竹亚科竹属。严格意义上竹类不属树木范畴,竹似木非木,似草非草,介于草木之间。竹类分布广,面积大,生长快,成材早,一株毛竹从出笋到成材只需两个月,4-6年即可采伐利用,是可再生资源,有“第二森林”美称。积极开发竹林和竹材深度加工,发展竹产业及竹文化产业,系及山区经济和社会稳定,是民生大计,振兴乡村的重要方略。

   
  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哪种植物像竹子一样对我们的文化产生如此深刻的影响。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性元素,中国人喜竹、种竹、奉竹,被誉为“竹子王国”“竹子文明的国度”。苏轼还曾留下“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使人俗”的诗句。
  竹之用品
  竹制日常用品涵盖竹床、竹椅、竹席、竹帘、竹篮、竹筷、竹碗、竹扫把、竹扁担,闽西北老人冬天取暖的竹火笼,山民穿梭山间的竹背篓,日常用品用具几乎无所不包。
  筷子是先人发明的进食用具,尤以竹筷最为廉价、环保、适用,两根竹筷之间无任何机械联系,但通过手指操作,默契和谐。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说,“如此简单的两根木头,却精妙绝伦地运用物理学上杠杆原理”。现代科学证明,长期使用筷子,可使手指灵活,头脑聪明。
  竹纸伞是父辈出门必备雨具。伞骨用深山老竹制作,伞面选用特级棉纸,然后涂上桐油,故又称油纸伞。伞架为人字形,寓意多子多福。伞形为圆形,寓意团团圆圆。“白蛇传”中许仙在西湖断桥以红伞为媒,结下千古奇缘,古镇上雨巷中,丁香般姑娘撑着的,也是一把竹纸伞。
  在能工巧匠手里,普通竹子还能变幻出竹编、竹雕、竹根雕、竹刻、竹帘画、竹风筝、竹扇、竹花灯等工艺品,令人叹为观止。

 

节节高 黄海摄

 

  竹编是竹篾编织的工艺品,从日用品发展创新名人字画、人物山水、动物鸟兽。嵊县竹编《山鹰》走进美国白宫,受到美国总统好评。大型竹编《龙舟》,把矫健威武的龙和九层典雅的楼阁编织浑然一体,堪称神品。青神竹编薄如蝉翼的竹篾编成《中国百帝图》《清明上河图》,人物形态栩栩如生,多次获国内国际金奖。
  竹刻由竹简演化而来,有竹筒雕、竹片雕、竹根雕、竹刻楹联等。朱松邻的竹刻“海棠花笔筒”和“松鹤笔筒”,劲拔挺秀,有统传文人的笔墨气韵,又有古朴苍劲的金石风格,作品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竹根结构独特,形似头像,经竹刻家妙手回春,一尊尊佛像、仙翁、隐者、道士、僧人简古雅致,趣味盎然。
  梁平的竹帘画饮誉天下,素有“天下第一帘”之称,艺人们将竹片划成发丝,编织轿帘、灯帘、堂帘,品种有通景屏、单条、斗方、屏风、帐檐、对联等百余种。人民大会堂四川厅悬挂的大型无画素竹帘,即产自梁平。
  竹之美食
  所谓山珍,正指竹笋。《诗经》中说“加豆之实,笋菹鱼醢”,说明周代已开始食用竹笋了。南方盛产毛竹,竹笋更是百姓家常菜谱,除毛竹笋外,尚有花壳笋、黄笋、方笋、苦笋等,制成笋干有白明笋、黑烟笋、玉兰片、金丝条等。
  笋一般炒食,称清炒笋片,与香菇合炒,称炒双冬。最有特色是将冬笋切成丝,文火者熟,再用油锅炒,加芡起锅上盘,鲜滑脆甜,百食不厌。若有兴味,清明前后与一二朋友,在竹林深处,烧一锅热水,寻刚出之笋,破壳切块下锅现煮,以清泉为酒,以竹筒为杯,围而食之,正应了苏轼“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之真韵。
  除竹笋外,还有竹荪、竹虫、竹沥、竹茹、竹黄、竹实,皆可食用。竹荪被誉为竹女,“白衣公主”,常现身国宴,有山珍之王美誉。竹食衍生品有竹筒饭、竹叶糕、竹筒肉、竹筒酒、竹筒茶、全竹席、绿竹饮料、竹炭食品等。

 

福建永春篾香产业 黄海摄

 

  竹之乐器
  竹子中空带节,是很好的发音材料,周代时乐器分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史称八音,竹音是其中之一。晋代以“丝竹”为音乐名称,有丝不如竹之说。唐代把演奏乐器艺人称“竹人”。丝即弦,竹即管,丝竹管弦多代表音乐,乐队。
  竹制吹奏乐器有笛、箫、笙、竽、茄管,拉弦乐器有京胡、二胡,打击乐器有竹板、竹板琴、竹鼓等。
  笛子在民间音乐中运用普遍,是戏曲、说唱、民间器乐合奏主要乐器,羌笛流行在四川阿坝羌族地区,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岺参的“中军置酒饮客归,胡琴琵琶与羌笛”,笛声仿佛依然清脆高亢,回响在辽远的西北边塞。
  竹板多用于曲艺说唱,演唱前的开头板儿和演唱中的小过门儿,各种花点的击节伴唱,能制造气口,烘托气氛,衔接唱词。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建瓯挑竹幡

 

  竹之诗画
  竹子的秀雅清淡之美和“本固”“性直”“心空”“节贞”之品格,深受历代诗人推崇,并以竹自况,以竹明志,直抒胸中块垒。在歌咏树木诗章中,以咏竹诗为最多,《绿竹神气》一书收集历代咏竹诗文万余首,为咏梅咏松等所不能比拟的。
  在咏竹诗中,有描述新竹“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杜甫),有表达虚心“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薛涛),有颂扬气节“最是虚心留劲节,久经风雨不知寒”(邓拓),有礼赞坚韧“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郑板桥),有表示友情“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钱起),有直抒胸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王维)”,有显示超逸“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郑板挢)。方志敏烈士以竹为题写下“雪压竹头低,低下欲沾泥。一轮红日升,依旧与天齐”。竹之高风亮节,潜移默化深刻影响一代又一代国人的精神风貌。
  竹既激发诗人灵感,亦成为画家表达对象。苏东坡《枯木竹石图》笔墨雄健,墨气深厚,郑板挢一生爱竹咏竹画竹,“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禅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他笔下的竹,诗、书、画三绝,是中华艺术瑰宝。

 

琳琅满目的竹制品 黄海摄

 

  竹之园林
  猗猗绿竹、玉立亭亭,深受造园家青睐,著名美学家陈从周把竹、芭蕉、书法推为江南园林三宝。南方盛产竹子,利用竹材建造竹宫、竹亭、竹轩、竹廊、竹篱等竹建筑。种植竹子,或孤植片植,或行植丛植,以求疏密有致,高低错落。表现手法或“移竹当窗”“结茅竹里”,或“曲径通幽”“竹坞寻幽”,或在粉墙前植一丛或两丛小竹,立石笋数片,呈现一幅竹石小品,或与漏窗门洞构成景框,展示一帧清淡墨竹图。今天,人们从苏州拙政园、扬州个园、顺德清暉园、成都锦城公园,仍可从中读出竹园林的经典。
  现代社会人们的审美观念已突破一角一景、一园一境,而转向竹种园、竹子公园、竹类观赏胜地,转向郊外竹海和竹海森林公园,欣赏大面积竹林的大气磅礡。美不单存在于人工的精致小巧,更在于大自然本身的粗犷大气。蜀南竹海、安吉竹海、莫干山竹海、井冈山竹海、九华山竹海和赤水、武夷山、咸宁、桃江等竹海森林公园已成为旅游的热点,游人如织。面对竹海,看碧波荡漾,听竹涛呼啸,闻竹香沉沉,岂不壮哉美哉!

 

现代竹家具 黄海摄

 

  竹之游艺
  民间游艺活动中,如爬竿、打秋千、抖空竹、放风筝、骑竹马、竹马灯、竹马戏、游大龙、挑幡、竹竿舞、吞竹等,桩桩件件,与竹相关。
  空竹原由民间鞭旋陀螺演化为不落地旋转的弄斗,叫“空竹”。在城市的公园广场,抖空竹很是流行,动作不断创新,难度不断提高,令人耳目一新。结合杂技、舞蹈、音乐等元素,推出的《俏花旦》,登上春晚舞台,空竹被玩到极致。
  竹竿舞又称打柴舞,在黎族等少数民族中十分盛行。舞时在平地上平行放置两根竹竿作垫架,其上横放4-5对竹竿作跳杠,伴随一定节奏,舞者在垫架上躲避竹竿开合击打的同时,跳出优美的舞蹈动作,当舞者巧妙躲过横放的竹竿,拍击竹竿的人会齐呼,“嘿,阿嘿!”气氛欢快热烈。
  挑幡是选用一根十米长的粗壮结实毛竹竿,毛竹竿加工后装饰彩灯、宝塔、铜铃、宝幡以及宝幡上绣褒颂之词。在热烈的锣鼓声中,表演者时而把幡竿扛肩,时而脚踢,时而头顶,时而牙咬,甚至用鼻托住幡竿,动作惊险,惊心动魄。1996年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赞誉福建建瓯挑幡为“天下第一,绝无仅有”的绝技,1998年建瓯挑幡正式荣获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颁发的“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证书,列入《基尼斯大全》。(作者:苏祖荣)
  
  作者简介
  苏祖荣 林业高级工程师,福建省林职院客座教授,主要从事森林文化研究,著有《森林美学概论》《森林文化学简论》《森林哲学散论》,主编《森林文化研究》《森林与文化》《林业谚语浅释》《竹乡旅游资源开发》,参与撰写《生态文明学》《森林与人类》《森林文化与生态文明》《福建树木文化》《现代文明经济研究》等,在国内相关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