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点沙成金唱响绿色发展变奏曲

AG环亚集团-欢迎访问 /2019-01-02来源:内蒙古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居延海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改善

 

飞播在贺兰山的草籽长势喜人 孙廷远摄

 

飞播治沙造林成果显著

 

特色深加工沙草产业产品日趋多样化

 

巴丹吉林沙漠东南缘的压沙工程

 

琳琅满目的沙产品深受人们喜爱

 

全国沙产业创新创业大赛在阿拉善连续两年成功举办

 

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风景美如画

 

填装好草籽的直升机起航飞播作业 孙廷远摄

 

贺兰山保护区生态恢复成效显著

 
  “风起额济纳,沙落北京城。”多年前,沙尘暴不仅影响着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各族人民的生存和发展,也让京津冀甚至西北、华北的百姓“谈沙色变”,“额济纳”一度成为沙尘暴的代名词。
  改革开放以来,阿拉善人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使1500多万亩荒漠变成绿洲。在长期与风沙的抗争博弈中,阿拉善人走出了一条知沙、防沙、治沙的绿色发展、绿色生活之路。如今,阿拉善政治稳定、生态改善、农牧民收入增加、经济发展前景可期,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阿拉善大地更显盎然绿意,焕发勃勃生机。
  守绿水青山 现蓝天白云
  曾经的阿拉善,风吹草低见牛羊。后来随着多年的垦荒和草场退化,这里的土地日渐失去绿色。芦苇摇曳、水泊连天的东、西居延海于1961年、1992年相继干涸;1700万亩天然梭梭林在几十年里锐减到800万亩;额济纳胡杨林由5万公顷减至2.6万公顷;严重退化的草场面积达330多万公顷,植被覆盖度降低了30%~80%,草本植物由200多种减至80余种,可食牧草由130多种减至20余种。与此同时,沙尘暴也在阿拉善愈演愈烈,沙漠化每年以1000平方公里的速度迅速扩展蔓延,三大沙漠呈“握手”之势,阿拉善原本脆弱的生态系统由此全面恶化。
  阿拉善自1980年建盟以来,盟委、行署把生态建设摆在突出位置,提出以“适度收缩、相对集中”为核心的“转移发展战略”,确立“保护就是最大的建设”“人退带动沙退”的思路,大力实施退牧还林还草政策。1992年,贺兰山列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99年,贺兰山实施退牧还林移民工程,数千人赶着20多万头(只)牲畜下山,结束了破坏森林资源的历史,缓解了贺兰山长期存在的林牧矛盾,使森林植被得以休养生息,生态环境有了明显好转。
  2000年以来,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国家林业6大重点工程中有4大工程在阿拉善展开,阿拉善的林业从点状建设进入到点、线、面全面建设的快速发展阶段。
  在“点”上,以全盟重点城镇为主,大力实施“围城”工程和“身边增绿”工程,林业系统每年投资1000万元以上进行城镇绿化,着力改善人居环境。在“线”上,不断推进“锁边”工程,通过飞播、封育、人工造林,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乌兰布和沙漠西南缘,每年治理沙漠规模达100万亩,形成锁沙、阻沙带雏形。在“面”的建设上,依靠封育工程、公益林项目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使以梭梭林为主的荒漠植被得到全面保护,建成自治区级以上林业自然保护区5处,总面积2954.5万亩。
  改革开放40年,阿拉善盟先后提出了“转移发展”战略,着力构筑生态安全、边疆安全两道屏障,倾力破解水困行难两大瓶颈,统筹发展三次产业以及要把阿拉善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生态功能示范区、服务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中俄蒙经济走廊的重要通道、清洁能源示范基地、沙产业示范基地等发展思路,林业生态建设事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截至2017年,全盟累计完成生态治理任务1508.47万亩,森林资源总面积达到3843.47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建盟初的2.96%增加到8.26%。如今的阿拉善,放眼望去,天空湛蓝,阿拉善人用独特的“大漠绿”映衬着“阿拉善蓝”。
  筑绿色屏障 荒芜变繁荣
  “如今俯瞰乌兰布和沙漠西缘,可以明显地看到一条蜿蜒110公里、宽3~15公里的巨大绿带。这是我们阿拉善林业人的骄傲,更是阿拉善的生态保护屏障。这个大型防风固沙锁边带,就像是一道绿色长城,有效阻挡了沙漠前移,形成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在乌兰布和沙漠,阿左旗林业局副局长杨晓军说道,并指着眼前的绿色固沙带说:“防沙治沙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控制风沙灾害的发生与发展,特别是减弱沙尘暴的风险水平,最根本的措施就是提高沙尘源地区的植被覆盖度。”
  阿拉善左旗地处干旱荒漠区,境内分布着腾格里和乌兰布和两大沙漠,沙漠化土地面积高达6.4万平方公里,占全旗面积的79.6%。日照充足、蒸发强烈、干旱少雨,大风更是这里的常客。想改善生态、遏制沙漠前移,就必须想办法增加地表植被覆盖率。然而,地处沙漠边缘的阿左旗,年降雨量仅80~220毫米,而年蒸发量却高达2900~3300毫米。
  1984年,阿拉善左旗开始尝试飞播造林试验,利用飞机播撒树草种,科学抚育管理增加林草植被。经过几十年的反复探索,探索出一套适合本地区飞播造林的实用技术,打破学术界“降水量200毫米以下是飞播禁区”的论断。
  “过去飞播时,造林地的确定、飞播带的布控、围栏的拉设等,都是林业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引导飞机作业,用照镜子、摇红旗、烧轮胎等手段进行导航……林业人起早贪黑,在沙漠中忍受着30多摄氏度的气温和50多摄氏度的地表温度,每年飞播造林结束,人们都晒得黝黑,满脸沧桑。”杨晓军回忆说。
  一棵棵树木的生长,一片片草地的繁茂,一场持续了30多年的“绿色变革”见证了这片土地从荒芜到繁荣的变迁。绵延起伏的沙丘如今成了一道绿色的屏障,昔日的漫漫黄沙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杨晓军告诉记者,经过林业部门30多年坚持不懈的飞播造林,飞播区内植被覆盖度由过去的0.5%~5%,提高到12.8%~50.4%。沙漠由“黄”变“绿”,特别是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形成了一条长350公里、宽3~20公里的锁边带,在乌兰布和沙漠西南缘形成了一条长110公里、宽3~15公里的锁边带,形成了“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阻挡了沙漠“握手”。
  沙漠增绿色 牧民增收入
  初冬时节,在位于巴彦浩特城西十几公里处的名贵药材肉苁蓉的科研示范区——阿拉善宏魁苁蓉集团的沙生植物园,一片片梭梭林迎风而立。阿拉善宏魁苁蓉集团党委书记任存福告诉笔者,该园接种了不同来源、不同存放年限、不同存放条件和不同处理方法的苁蓉种子。苁蓉为依附植物,它最好的伴侣是梭梭树。
  “梭梭的根系非常发达,种上3年后,我们用机械在距离梭梭树0.5~1米的距离打一个直径30厘米、高度0.8~1米的坑,放进土肥和肉苁蓉种子,诱导肉苁蓉寄生在梭梭树发达的根系上,汲取营养和水分。”任存福兴奋地向笔者介绍着梭梭与肉苁蓉连接到一体的“秘密”。梭梭树在发挥防风固沙作用的同时,其根部高价值的中草药肉苁蓉,给梭梭树种植户们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
  阿拉善盟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93%的地表为沙漠和戈壁,干旱缺水、植被稀疏、风大沙多,生态环境十分脆弱。极端的生态环境造就了极品生物物种,这些资源成为阿拉善盟发展沙产业得天独厚的优势。近年来,阿拉善盟依托丰富的沙生植物资源,从苁蓉一枝独秀到锁阳、沙葱、沙地葡萄、沙米、文冠果等群芳争艳,告别了单一的梭梭苁蓉沙产业经济,为发展沙产业开辟了广阔的前景,同时也为阿拉善盟农牧民打开了致富门路。
  “过去家里几代人都是靠放牧为生,一年辛辛苦苦只能落个温饱。现在政策好了,种植梭梭政府还给发补贴,梭梭接种肉苁蓉,收入翻番,既改善了草原生态,挡住了风沙,还为牧民提供了一个收入稳定、长期致富的好产业。”阿左旗巴彦诺日公苏木苏海图嘎查牧民杨贵兵高兴地对笔者说。
  杨贵兵一家起早贪黑,忙乎在自家的7000多亩梭梭林里。穿梭在梭梭林中的杨贵兵满脸笑容,他扛着铁锹径直走到一棵梭梭前,轻轻刨开表层黄沙,一颗苁蓉已慢慢露出了头尖,顺着根部继续往下挖,整株肉苁蓉大体可见。杨贵兵一手握着肉苁蓉上端,一手握着下端,用着巧劲,慢慢将整根鲜嫩的肉苁蓉拔了出来。“看,这根肉苁蓉差不多有3斤重,这样的品质不做任何加工,光是卖鲜苁蓉,一根就能卖200多块钱!”杨贵兵笑着说。多年来,邻沙而居的苏海图牧民在长期与风沙的抗争中,转变思维,把沙漠生态劣势变为资源优势,由治沙转向用沙,向沙漠获取财富。
  草绿了,人富了。从曾经的黄沙连绵到如今的沙海绿装,从与沙抗争到和谐共处,多年来,阿拉善盟通过优惠政策引导牧民大力发展沙产业致富的同时,为使沙产业形成规模效益,提出让“沙地绿起来、企业强起来、牧民富起来”的目标,依托肉苁蓉、锁阳等沙草充足的原料资源,引进和发展龙头企业进行沙产品深加工,实施“企业+基地+农牧户”的产业化模式,既有效保障了农牧民的利益,也提高了沙产业的附加值。如今,该盟共完成梭梭基地建设面积420.32万亩,建成10~60万亩规模人工梭梭肉苁蓉产业基地9处,接种肉苁蓉70.55万亩,成功申报并荣获“中国肉苁蓉之乡”称号。封育恢复白刺305万亩,接种锁阳23.5万亩。全盟59个涉林专业合作社有2个被评为国家级示范社,7个被评为自治区级示范社。阿左旗、阿右旗被评选为“国家级林下经济示范基地”。先后扶持林沙产业重点企业10家,建成特色林沙产业示范基地6处,示范内容涉及梭梭肉苁蓉种植和接种、沙地葡萄、黑果枸杞、红枣等林果业种植。特色沙生植物年产值达25.3亿元。
  随着阿拉善生态保护建设力度的加大和各项防沙治沙重点工程的实施,沙区林草植被不断增加,既显著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状况,又为林沙产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按照盟委提出“规模发展,龙头带动、科技支撑”的总体要求,提出打造梭梭肉苁蓉、白刺锁阳、黑果枸杞“三个百万亩”林沙产业基地的建设目标,并积极推进落实。阿拉善盟在造林绿化中逐步形成了以梭梭-肉苁蓉、白刺-锁阳产业为主的发展模式,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效。目前,全盟禁牧区70%的牧户从事沙产业生产经营活动,沙产业收入占纯收入三分之一,约7000元左右,达到农牧民转移、转产、不减收的目的。(徐爱翔 图片除署名外由阿拉善日报社提供)